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木易的岛 > 《银翼杀手2049》到底有什么值得期待的?

《银翼杀手2049》到底有什么值得期待的?

就在今年10月初的时候,备受关注的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,该奖项颁给了3位科学家(分别是雷纳·韦斯、巴里·巴里什和基普·索恩),以表彰他们在引力波研究方面的突出贡献。
 
 
而就在不久之后的10月16日,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召开媒体见面会,邀请美国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(LIGO)、欧洲处女座 (Virgo)引力波探测器以及世界各地70多家天文台的科学家代表,共同宣布人类首次探测到来自“双中子星并合”的新型引力波,并“看到”这次并合事件发出的电磁信号。
 
能够“看到”引力波信号,实在令人狂喜,因为这意味着人类探索的脚步又前进了一大步!人们在社交网络平台分享和讨论着这一消息,带着喜悦与激动。
 
 
能不激动吗?早在上个世纪初,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预言了引力波的存在。但经过了近百年的漫长探索,才在近两年发现并探测到引力波信号。这个物理学成果的重要意义,不仅仅在于它能检验广义相对论、推动引力量子化的研究,更在于它为人类认识宇宙,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窗口:通过引力波,人们有可能了解宇宙早期的样貌。
 
而越来越多的了解我们自己,了解我们所存在的世界,了解我们所未知的宇宙,本身就是人类文明最具价值的意义所在。古往今来,所有对“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”的追问与探索,都或多或少地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。
 
而那些通过影像表达来追问这一哲学命题的电影,往往也能在时间的沉淀中,闪现出耀眼的光芒——《银翼杀手》显然就是这样的电影。
 
 
这部由雷德利·斯科特执导的影片,自1982年上映以来,便成为了殿堂级的科幻电影。尽管在上映当年,它的市场反响和口碑反馈都不容乐观,但在时间的见证下,其价值被越来越多的观众或评论人注意到。甚至在许多影迷眼里,《银翼杀手》在当时非常超前的影像风格与故事内核,已然成了后来许多科幻电影的“始祖”。
 
譬如它在视觉上呈现出的影像风格:黑暗的夜晚、阴冷的雨天、遮住天际线的高楼与道路、霓虹灯闪烁却照不亮的街道、高科技充斥却依旧脏乱差的城市......所有这些看起来不那么光鲜的影像元素,后来渐渐统一被称为“赛博朋克”。
 
 
《银翼杀手》勾勒出来的世界,黑暗、阴冷、压抑,这几乎成了大多数赛博朋克电影的主要基调。1995年的《攻壳机动队》和1999年的《黑客帝国》,整个影像风格几乎完美传承了《银翼杀手》的精髓;而1998年的《移魂都市》和2012年的《全面回忆》,则将黑暗阴冷风格发挥到了极致。
 
 
但比赛博朋克风格更让人觉得《银翼杀手》是科幻经典作品的,是它对人工智能和生命的哲学思考。
 
倘若你看过《银翼杀手》,我猜你在一开始肯定会有些纳闷:这样一部节奏缓慢、剧情沉闷的电影,怎么就成了科幻经典了?但随着你的年纪增长,或者说,你只消耐下心来再去看一遍,你就会认识到这部电影的重要价值。
 
正如影片故事里所描绘的那样,“复制人”服务于人类,但却被人类剥夺了拥有感情的权利,直到“连锁六号”复制人呈现出在短暂时间内学习和掌握人类情感的功能,才让人类产生了疑问:“我是不是复制人?”。当这种追问产生,人类的某种恐惧也随之而来。
 
 
人类因对自身身份的不确定而感到恐惧,而复制人拥有了情感之后便渴望拥有更长的生命,这显然是对人类的一种威胁,恐惧也由此被加深。
 
雷德利·斯科特导演通过《银翼杀手》展现了其相当超前的想象力,更展现了他富有深度的哲学思考。尽管整个故事是根据菲利普·K·迪克创作的科幻小说《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》改编,但里头通过影像画面所表现出来的“赛博朋克”风格的世界,以及人类与复制人之间身份关系的探讨,则不得不让人惊叹。
 
我个人在观看《银翼杀手》时,就曾被里头传递的关于人类身份的追问与思考所触动。就像很多人提及的影片结尾,复制人罗伊说出的那句“但所有的这些瞬间,都将消逝于时间,就像泪水湮没在雨中”,就曾戳中泪点。面对时间,我们和片中的复制人有区别吗?在飞速发展的高科技文明里,我们是否已经足够了解自己?
 
 
一旦展开这类问题的思考,我们便会愈发地觉得人类太过渺小、宇宙太过宏大,我们对自我身份的追问,似乎永无止境。“我是谁”也似乎真的是一个难以解释的永恒疑问。可有意思的是,越是看探讨这类问题的电影,就越是充满好奇,也越是备受感动。这种感动有时候难以描述,因为它就像你偶尔地仰望星空时所收获的感动一样,很真实,很奇妙。
 
所以,当我们试图讨论“《银翼杀手2049》凭什么被国外怒赞?”的时候,我会主观地认为:这部电影应该又很好地传递了关于人、关于未来、关于生命的思考,让那些看过的人感受到了某种触动。
 
 
诚然,综合目前这部电影的海报、预告片等物料来看,它有好几个常规的元素足够引人期待:
 
比如它幕后的制作实力,有雷德利·斯科特担当监制,丹尼斯·维伦纽瓦担当导演,影片的制作水准就很值得期待。
 
雷老爷子就不必多说了,即使抛开他作为《银翼杀手》导演的事实,我们也不能忽视他诸如《异形》、《末路狂花》、《角斗士》、《美国黑帮》、《黑鹰坠落》、《普罗米修斯》、《火星救援》等非常厉害的作品。尤其是他对科幻电影的拍摄经验与独到理解,肯定能给《银翼杀手2049》带来很积极的影响。
 
 
特别值得一提的,自然是导演丹尼斯·维伦纽瓦了。他看上去作品数量不是很多,但却是质量很有保障的实力派。近几年的《焦土之城》、《宿敌》、《囚徒》、《边境风云》、《降临》,几乎每一部都很有水准。他不仅凭借这些作品获得了不少奖项的认可,也通过这些电影,积攒了足够多的人气。
 
我对他的期待,主要源于《边境风云》和《降临》,他对故事的把控,对内核的提炼以及对视觉效果的表现,都让我觉得他是一个独具才华的导演。让他来执导《银翼杀手》的续作,我不会太担心它成为狗尾续貂之作,而会好奇它将会有多少维纶纽瓦的特点?
 
 
还有影片的演员阵容,光是“少女杀手”瑞恩·高斯林以及《银翼杀手》里的主角、好莱坞老戏骨哈里森·福特这两个演员同时出现在银幕上,就足够令人激动了。
 
要知道,哈里森·福特作为“老牌硬汉”出现在“《银翼杀手》30年后的故事”的故事里,总带着一种令人感慨的情怀味道。而刚刚在年初凭借《爱乐之城》备受观众关注和喜爱的瑞恩·高斯林,本身的演技也很在线,出演“银翼杀手”,和老“银翼杀手”搭档,会擦出怎样的火花?
 
 
哦对了,还有“戏疯子”杰拉德·莱托!
 
 
除此之外,《银翼杀手2049》整个影像风格和故事,会是延续前作风格,还是另有特色?
 
 
这都很令人期待,但我个人最好奇的,还是它的内核:还会有足够令人深思的拷问吗?会有令人感动的对人类文明的追问与探索吗?
 
我希望看到它里头有类似的追问和思考。就像前面提及的引力波所具备的意义一样,一部电影对人类自身的追问以及对宇宙世界的探索,也可以很有意义。
 
 
人类“看到”双中子星并合产生的新型引力波,让我们这些在琐碎日常里渐渐归于平凡的人类激动了一把,是因为它让我们对宇宙的认知有了很大的进步。而一部探寻人类文明核心命题的电影,也能给我们的认知带来很大的促进作用。
 
我猜想,《银翼杀手2049》目前在国外收到的积极反馈,很大程度上源于它对如上所述的相关命题的思考。想到这里,我不禁觉得,其实我们应该庆幸,有电影这样的方式,打开我们的眼界,拓展我们的思维,让我们对人类自己、对宇宙世界的探索,更加坚定。
 
 
我想起在媒体报道中看到过的一段话,它来自于麻省理工学院校长赖夫,他说:“基础科学是辛苦的、严谨的和缓慢的,又是震撼性的、革命性的和催化性的。没有基础科学,最好的设想就无法得到改进,‘创新’只能是小打小闹。只有随着基础科学的进步,社会也才能进步。” 
 
我觉得,这样的话用在科幻电影的制作里,同样适用。
 
文字为作者原创,图片均源于网络。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