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木易的岛 > 奥斯卡的“乌龙”让高斯林笑了,不知道川普怎么想?

奥斯卡的“乌龙”让高斯林笑了,不知道川普怎么想?

瑞恩·高斯林忍不住笑了。
这一笑发生在第89届奥斯卡颁奖礼工作人员宣布“最佳影片”的获奖信封“拿错了”的时刻。
 
作为《爱乐之城》的男主角,错失“影帝”的他似乎并没有过于郁闷。倒是在这一极为考验演技的时刻,他还是没绷住,站在剧组主创上台领奖的队伍里,笑得那么情不自禁。
 
这当然不能怪他,要知道,整个奥斯卡颁奖礼的现场,忍不住笑出声的人肯定不止他一个。而在现场之外的诸多直播屏幕前,关注奥斯卡颁奖动态的许多人,大概也笑了。
“乌龙事件”让整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笑了。尽管也有《爱乐之城》的粉丝在得知自己是空欢喜之后,多少有些气愤,抱怨奥斯卡工作人员为何会出现如此大的失误?但对于《月光男孩》的支持者而言,这一神奇的“乌龙”,不管怎样,都值得高兴。
这种高兴就像看到对方球队不小心制造了一个“乌龙球”一样,有一种意料之外的“惊喜”。而这种惊喜,对于欣赏《月光男孩》的观众来说,可比之前收获的最佳男配角与最佳改编剧本来得要浓烈得多。
 
事实上,第一次被提名,也第一次获得“最佳男配角”奖项的马赫沙拉·阿里,在发表感言的时候,眼含泪光,甚为激动。而能够和大家一起登上舞台共享“最佳影片”带来的喜悦,大概也是他最难忘的时刻吧。
但也有一种说法是,这部讲述同性恋题材的电影,能够收获这样的“逆转”爆冷,大概也离不开奥斯卡评委会一贯的“政治正确”。在去年,奥斯卡经历了“太白”的批评,因此,今年就来了这么一波“不太白”的回应。
 
而更有意思的说法是,这个欠观众一个“最佳原创剧本”的惊天大剧情,纯粹是为了怼一个人——一个发型飘逸且喜欢玩推特的家伙。
是的,怼川普(美国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)似乎成了本届奥斯卡颁奖礼的一大十分默契的姿态。
 
打一开始,主持人吉米·坎摩尔(“鸡毛秀”主持人)就来势汹汹。平日在自己的节目里对好莱坞诸位明星毫不客气的他,这次将枪口对准了川普。按照惯例,奥斯卡主持人开场都是要介绍一下提名的嘉宾的,但吉米却选择了先讽刺一下川普:“感谢川普,还记得去年有人说奥斯卡「全白」太种族主义了吗?再看看白宫的那位。”
不言自明,估计白宫里坐着的那位早已打起了哈欠。但他的哈欠可不止这一个了,紧随其后的,是凭借《降临》获得最佳音效剪辑的领奖者上台之后,发表的感言就故意操着一口浓重的口音说道:“我是意大利人,我是移民!”;还有盖尔·加西亚·贝纳尔上台颁奖的时候,也直给了一句:“我就来自墨西哥!”
 
这还算微辣的,重辣的在后面。在颁发“最佳外语片”的时候,奥斯卡评委会将奖项给了伊朗导演阿斯哈·法哈蒂执导的作品《推销员》。遗憾的是,在奥斯卡颁奖礼之前,法哈蒂导演就已公开表示因为不满川普的“国别思维”和“禁穆令”,决定不会亲自来领奖。即便如此,他的委托人也并没有太客气。
她在领奖台上大声朗读了法哈蒂的获奖感言:“很高兴第二次获得这个荣誉,很遗憾我不能出席,我和我的同胞以及其他6个国家的人民,都被挡在了这个国家之外。将人与人之间进行划分,会让人与人之间心生恐惧。电影人则拥有一种权力,将镜头对准人性中共同的部分,消解这世界上的隔阂与恐惧。”
这些敢于唱反调的行为成了本届奥斯卡“乌龙尴尬”之外的一大亮点,令人敬服。但比起怼川普,奥斯卡颁奖礼最重要的主角,依旧是电影本身。尽管闹出了令人尴尬的“乌龙事件”,但纵观整个奥斯卡颁奖礼,其所颁发的奖项,还是挺“正确”的。
 
除了将最佳影片给了《月光男孩》,以及将“最佳外语片”颁给伊朗影片《推销员》,奥斯卡评委会还将最佳男配角、最佳女配角颁给了两位“黑人”。事实上,比起这类“政治正确”的猜测,我们也必须看到,马赫沙拉·阿里和维奥拉·戴维斯的精湛演技。尤其是后者,在《藩篱》里的演出,真挚感人,令人动容。
 
最佳男主角还是颁给了此前大热的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男主角卡西·阿弗莱克,让我原先预测的可能爆冷的丹泽尔·华盛顿最终还是稳住了阀门,没有将冷气放出来。不过,他在《藩篱》里教科书一般的表演,是值得记住的。
 
就好比不用再活在哥哥本·阿弗莱克“阴影下”的卡西,他用自己近乎克制而隐忍的方式,成功刻画了一个压抑的角色,也值得人们为之竖大拇指。
 
尽管他的胡子看起来没有他哥哥那么性感,但拿着“小金人”的时候,那黄灿灿的玩意儿,实在让捧着它的人太过耀眼。
 
好吧,我所期待的伊丽莎白·于佩尔还是没能逆转艾玛·斯通,她们各自在影片《她》和《爱乐之城》里的发挥,就像她们脸上若隐若现的雀斑一样,不相上下。
 
这当然只是一个调侃,实际上,两人都很有风韵,尤其是于佩尔,总有一股高冷的优雅侧漏四方。
 
至于艾玛·斯通,她那么年轻又那么漂亮,在《爱乐之城》里载歌载舞的表演又那么到位,拿到最佳女主角也算是叫人心服口服的。
 
比起还在奋力往上爬的年轻演员,艾玛·斯通往后要做的,就是保持高质量的作品输出。可别像与安德鲁·加菲尔德的关系那样~
 
最佳导演给了年轻的达米安·查泽雷,这实在太叫人羡慕嫉妒恨了。这么年轻的一个家伙,长得又那么帅,还那么有才,简直完美得令人发指。
 
可你猜怎么着,尽管最后的“乌龙事件”可能会让他很光火,却在回望奥斯卡历史的时候,他肯定会发自心底地感到高兴一把。
 
因为,他成了奥斯卡史上最年轻的最佳导演!
此外,还有一个人值得我们所有国人致敬一下,那就是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成龙大哥!感谢他,给世界展现了“外国人拍不好”的中国功夫片。
祝贺他!也祝贺所有获得奥斯卡奖项眷顾的电影人们!
 
PS:文字为作者原创,图片均源于网络,欢迎交流。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