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木易的岛 > 如何面对人生中的某些无奈

如何面对人生中的某些无奈

昨晚出门跑步的时候,时间刚好过了12点,无论怎么算,都是很晚的夜了。
 
小区里那个时候还亮着灯的人家不多,三三两两的,在这夜色下倒也很明显。街道上当然也是静谧空旷得很,偶然蹦出来一辆送外卖的小电动车,大灯开着,分外刺眼,把我吓了一跳。
 
夜里的风倒是格外凉快,不紧不慢地徐徐吹着,迎风慢跑的时候,会觉得很凉爽、通透。加上栖息在草丛间的蟋蟀时不时传来悦耳的鸣叫声,更添了几分惬意。
 
跑着跑着,有些累了,就换成慢走。走起来的时候,整个身心是放松的,于是抬头,就看见纯澈的夜空里,有点点繁星。更妙的是,繁星点缀的夜幕上,还挂着一颗月亮。这月亮不同往日那般皎洁,有些泛着黄光,在黑漆漆的夜幕里,像半张铺在高空中的饼。
 
忍不住就拿出了手机,使劲浑身解数,拍了一张完全反映不出真实景色的照片。发了一条朋友圈,想告诉大家目中所望到的美景。
 
没过一会儿,有位一向睡得很早的朋友点了个赞。这让我感到好奇,于是发微信给他:还没睡?
 
他也很快就回了,说明天要去“新工地”上工,睡不着。
 
这哥们是我在大学时期最要好的朋友,常常一起假模假样地跑图书馆去学习,然后在一本本《男人装》、《时尚先生》、《汽车族》等杂志中,度过一个个意淫未来的吹牛下午。我们都曾指着杂志里的某个女郎、某套西装、某辆车、某个家居,大言不惭地表示毕业五年后就得全都拥有!
 
如今,毕业早已过了五年,我们曾经夸下海口要全都拥有的东西,离我还有不小的距离。而我的这位朋友,经历了头两年的东奔西跑之后,在东莞一家公司定了下来,一干就是五年。在这五年期间,他频繁出差,跑客户,见客户,谈单子,为公司揽了不少业务,也为自己积累了一些资源。
 
尽管如今的实业看起来远比不上互联网产业那般繁荣,但化工行业在广东那一带还算一个不错的领域。我的这位朋友在积累了一些经验与资源之后,就尝试着自己做起了业务。一开始还算顺利,有一些业务量,但因为某些原因,他花了大心思做的一单生意,对方迟迟给不了货款。连带造成的效应就是,朋友担当了巨大的压力。
 
隔行如隔山,我也不是很懂他们那个行业平时都是如何运作的,但每次听到他提及这个压了他大半年的事情,我就会跟他说:你催对方啊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但他总是说,每个人都有难处,对方也实在是拿不出,也就只能再等等吧。
 
但时间是不等人的,生活更不会等你。现实生活里的房贷、车贷、生活开销等等,让朋友的压力越来越大。他也曾满怀豪情地向往诗意的生活,但如今,他想得更多的,都是该如何赚钱,如何让生活不至于那么艰难。在踌躇了大半年之后,他终于做了决定,从呆了几年的公司离职,去广州找了一家行业内领先的公司,打算从新人做起,再去学习和积累一些经验与资源。
 
这个决定对于一个从业多年的人而言,本身就已经挺难的了。而更令他颇感无奈的,是自己原本是要创业的,而不是再去做新人的。他以往都是在十一点左右就睡觉了的,而在昨晚,他迟迟不能入睡,大概内心有许多我无法体会到的感受吧。
 
他在微信里发给我四个字:“唏嘘慨叹”。
 
然后又发了这么一段话:“我一个工作了这么多年的人,明儿还得去做新人,本来之前的想法是自己做,不再上班了的,结果形势所逼,造化弄人。”
 
我走在寂静的夜里,看着他的这段话,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我大概能理解到他的某种心情,但却又并不真正懂得那种感受。我只好像以往那样,和他插科打诨,告诉他别想那么多,好好休息。
 
生活常常就是这样,总有些事情,我们是无法去与之较劲的。我们曾畅想过的人生,曾吹过的牛,或许终此一生都很难实现。这是生命中诸多无奈之一种,我们当然会因此而感到不甘、感到悲伤。
 
当我看到这个提问时,我突然就想到了我昨晚可以跟我朋友说的一句话,或者准确一点,应该是一句词。
 
这是一句来自苏轼的词,它不过寥寥十字: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 
这十个字出自苏轼的一首词:《临江仙·送钱穆父》。
 
一别都门三改火,天涯踏尽红尘。依然一笑作春温。无波真古井,有节是秋筠。 
 
惆怅孤帆连夜发,送行淡月微云。樽前不用翠眉颦。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 
这是一首苏轼送别友人的诗词,创作于公元1091年(宋哲宗元祐六年)。
 
那时节,苏轼在杭州任职,好友钱穆父自越州(今浙江绍兴)往北,途经杭州,便好好地聚了一回。只是,相聚时间短暂,离别很快就在眼前。两个交情甚笃的人,难免因离别而感伤。只是,在这首写离别情愁的诗词里,苏轼并没有像以往那些描写离别之情的词句那样,尽显缠绵感伤与悲凉愁苦,而更多的是传递一种乐观豁达的心态。
 
正如大多数人能感受到的那样,这首词的前半部分写的是友人间的久别重逢,以及苏轼对钱穆父“高风亮节”的为人品质的称赞。而后半部分则既有离别时多少有些不舍与哀愁的情绪,又有“樽前不用翠眉颦”的豁达转变,将愁绪改为豪迈之情,充分体现了苏轼为人的乐观与豪放。
 
但最后那句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,则虽有“既然人人都是天地之间的过客,又何必计较眼前聚散分离呢?”的释然之情,却也有自身对仕宦浮沉的某种慨叹之情。苏轼是一个乐天派,每每遇到生活中的一些艰难,总能以一种恬淡、闲雅、乐观、自适的态度来面对。表现出一种超然物外、随遇而安的洒脱。
 
可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这句话用到我们身上的时候,却难免会生出一股惆怅的情绪。
 
仔细想想,人生似乎总是在飘零,似乎总是在奔走,生活中的诸多无奈,让我们不得不随时启程,开始一段新的旅程。无论到了什么年纪,无论到了什么位置,人生总难有真正百分百的顺遂。如此这般,难免会心生慨叹,甚至悲伤。
 
我想,越是有所经历的人,大概在看到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时,越是会生出一股感伤吧。
 
但我也还是希望,我们能像苏轼那样,多一些乐观与豁达,活出更洒脱的生命。
 
祝福我的朋友。
 
文字为【木易电影】原创,图片源于电影《返老还童》剧照,欢迎交流。
 
推荐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