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木易的岛 > 金马奖最佳剧情片《血观音》,为何让人看得心里发麻?

金马奖最佳剧情片《血观音》,为何让人看得心里发麻?

电影《血观音》斩获了去年第54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剧情片、最佳女主角、最佳女配角三项大奖,更是提名最佳导演、最佳原著剧本、最佳美术设计以及最佳造型设计,可谓当时颁奖的大热门。

看完这部电影,除了有些惊叹于导演杨雅喆的叙事功底以及演员惠英红、文淇等人的精彩表演之外,更会叹服于流淌在影片里那种冷静得可怕的残酷。

《血观音》就像一朵带刺的“血玫瑰”,它有其艳丽之处,有其魅惑之处,更有其刺痛人心的残忍之处。

影片围绕惠英红、吴可熙、文淇饰演的三个女性角色展开,描绘了棠夫人一家在利益与权欲的斗争中,或优雅通达,或心狠手辣的应对故事。

从影片一开始,就通过电视转播画面制造悬念,随后在说故事的人的唱说之下,展开棠夫人家族的故事。一场窥视画室里的情欲戏,就将观众吸引到剧情里。

而随着棠夫人接待院长夫人所做的一系列人情应酬的细节铺展,整个基调就开始往“看似平静祥和,实则血雨腥风”的利益斗争的方向走。

在迎来送往的人情世故里,惠英红饰演的棠佘月影一方面极尽优雅地展现其慈眉善目的一面,一方面又显现其颇具心机甚至毒辣的一面。

在剧情的推进下,棠佘月影的复杂性渐次展开,而女儿棠宁和“孙女”真真的挣扎与选择,也慢慢呈现在观众眼前。而这三位女性角色各自展现出来的性格特点,足够令观众看得心里发麻。

因为在利益与权欲的纠葛中,观众会看到:本来觉得善良优雅的人,居然会有心狠手辣的面目;原本看似纵情声色、游刃有余的人,居然会有逃离不脱的痛苦;以为单纯美好的人,最后也会变得毒辣......

《血观音》就是以一种画风艳丽的方式,毫不遮掩地揭露着人性里的贪婪、自私、虚伪等阴暗面。

它的画面看起来色彩浓烈,镜头看起来充满美感,无论美术和造型,的确都做得很精致考究。但就是在如此艳丽的外壳下,流淌着的,却是令人发麻的“人性的阴暗之血”。

惠英红的表演足够细腻有质感,举手投足间的气场,非常符合角色的设定。那场“不好意思,我插播”的戏码,仿佛有一种《教父》的气势。

吴可熙饰演的棠宁也相当出彩,既表现了她的叛逆、风情,又表现了她的无奈与悲情。文淇更像是一种惊喜,其表演真是惊人的到位,很好地诠释了角色的某种“不确定的可怕”。

整部电影多少带有一种传说故事的猎奇味道,叙事处理得很好,工整之余不乏新意。题材的力度也处理得很好,能够让人看完之后虽背脊一凉,却也能有所思考。

它最终还是一种拷问,关于人性、利益以及某种层面的“因果报应”。

金马奖最佳剧情片,实至名归。

文字为作者原创,图片均源于网络。

推荐 0